第152章 谁让你动她了
书名: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:盛十九 本章字数:224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21:31:34

果然,人比鬼可怕。

想着,她猛地坐起身连连往后退直到后背重重地撞在铁杆上,无处可逃。

她眸内的惊慌在不断地加剧扩大,体内的酸涩更是在无限地蔓延,以至于她的鼻尖抑制不住地泛酸。

瞥见她眼底的惊惧,陆修臣心底一窒,就要上前凑近,可是后者更是吓得连滚带爬地到了另外一边,双手死死地抓住铁杆。

这时,唐宇冲了进来,“小十九,你没事吧?”

盛十九抬首怔怔地看着他,良久才终于相信,她真的还活着。

唐宇走上前,“好在你没事,否则你家老头和盛逸城不得掀了我的密室?”

说着,他走到她跟前蹲下身,“你不会是吓傻了吧?”

盛十九的眸底闪过一抹悲凉,她咬了咬唇,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我想……回家。”

“好,我送你回家。”

说着,唐宇伸手就要去牵她的手。

陆修臣缓步上前,看着盛十九额头上的淤青,还有她近乎呆滞的神色,心脏处不由得揪紧,“盛十九,你看着我。”

盛十九的身体反射性往后缩了缩,脸上的表情害怕,刚刚那些“女鬼”凄厉阴森的声音仿若又传入她的耳膜,陆总裁说,你会喜欢这个游戏的。

见状,陆修臣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刺痛,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

刚刚……

盛十九顿觉脖子处又传来一阵阴风,那个女人死死地掐住她,仿若要将她置于死地。

想着,她的身体不自觉地抖了抖,求助地看着唐宇,怔怔地呢喃着,“我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唐宇深吸了一口气,“走,哥哥我带你回家。”

盛十九愣愣地点了点头。

唐宇看向陆修臣,“刚刚发生了什么,你们不清楚吗?今晚盛十九是没事,否则盛老爷子心疼女儿而殃及池鱼,我可得找你。”

说着,他扶起盛十九站起身就往外走。

陆修臣就要上前,却被唐宇制止,“你没看出来她很怕你吗?”

陆修臣顿住脚步看向盛十九,后者全身无力地靠在唐宇的身上,双眸轻阖着,脸色惨白如纸。

他愣是不敢再往前,不想看到她充斥着害怕和惊慌的眼神。

唐宇扶着盛十九走出密室后,安排了车过来,随即打开车门让她上了车。

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呆滞的双眸,他忍不住地又问道,“小十九,你不会真的吓懵了吧?”

盛十九的怔怔地看着车窗外,但双眸却没有焦距。

唐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得,你家老爷子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。”

说着,他跟着坐了上去,对司机说道,“去盛家。”

……

密室的大厅内,陆修臣修长挺拔的身躯透着浓郁的暴戾气息,他的嘴里叼着一根香烟,他用力地抽了一口,周围顿时烟雾缭绕。

朦胧中,他俊逸精致的五官多了几分危险的色彩。

林晟从密室内走了出来,看到他眉宇间染着的怒火,眉梢微挑了挑,“心疼了?”

陆修臣缓缓地侧首看着他,深邃的双眸布满阴戾,下一秒,他箭步上前,拳头便落在了林晟的脸上。

后者似是早有意料,只是没有躲避的意思,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,以至于他几乎要跌倒在地。

陆修臣的声音泛着可怕的寒意,“谁让你动她了?”

“陆修臣,你推开了媛媛,如今竟为了一个伤害过媛媛的人对我动手,”林晟的眼底透着怒意,“可见这个女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不是吗?可到底是她魅力不可挡,还是你惦记盛世集团,为了得到陆氏不择手段,不惜靠女人!”

说着,他冷笑出声,“如果媛媛知道了,你觉得她会如何?!你可想过,盛十九故意接近她,是为了什么?这个女人藏着多少心机,你又知不知道?你可以不顾媛媛的安危,可我做不到!你不在乎这二十几年的感情,我在乎!”

陆修臣的薄唇抿成一道冰冷的弧度,“你若是这么认为,那这二十几年,的确没什么可在乎的。”

他定定地看着林晟,眼神透着冷冽和凌厉,“我警告你,你若是再动她,就别怪我不顾兄弟之情。”

语毕,他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凌晨两点,盛家别墅内。

盛十九坐在阳台的吊椅上,怔怔地望着星空,体内有一股悲凉仿若在无休止地蔓延,她想深深地呼一口气,却发现胸口处沉闷不已。

良久,她低首将脑袋靠在靠枕上,轻阖着双眸,可下一秒,她的眼前就出现了那张丑陋的脸,那阴冷的气息围绕在她的周边。

她下意识地缩着脖子,抬手揪紧衣领,秀眉急蹙着,嘴里呢喃着,“不要……”

可是那个女人掐着她的脖子越发地用力,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,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,她甚至感觉到,死神离她好近好近。

这时,有一道恶狠狠的声音传入她的耳膜,兄弟们爽完了,把她丢到海里去,也让鲨鱼尝尝鲜。

紧接着,她便感觉到身体被腾空,下一秒,冰冷的感觉涌了上来,不知道是被掐的,还是被海水呛的,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她努力地想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她抬手用力地挣扎扑腾,可是那可怕而阴冷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。

这时,有一道夹杂着担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她的身体好似被剧烈地摇晃着,“十九,十九……你没事吧?”

盛十九蓦地睁开双眸,盛明担忧的表情映入眼帘,她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,“爸?”

“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?”

盛十九回过神,发现自己竟然在吊椅上蜷缩着睡着了,而此时已然是白天了,她的睡衣后背处,早已汗湿。

“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盛明轻声问道,“你怎么能去玩那么惊悚的游戏呢?”

盛十九的嘴角掠过一抹苦涩的弧度,是的,好长好真实的噩梦。

昨晚唐宇送她到家的时候,盛明已经睡下了,只有刘妈在大厅里等着她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